明朝的丐帮帮主有多厉害?开赌场妓院,杀人放火,无恶不作 2020-10-31 16:57:38 作者: 明朝的丐帮帮

(说历史的女人——第1483期)

朱元璋树立明朝之后,在户籍制度上有一项创新,即对各类人等进行编其户籍,比如军户、丐户,都是比拟有特点的一种户籍制度。不过军户并非始于朱元璋时代,而是始于东晋、南北朝时代,历经了金、元等漫长的历史时代,到了明朝,朱元璋在其前朝基本之上进行了完美改改之后,趋于完备,成为一种操作性极强的户籍制度,重要是确保了兵员。

相比军户,丐户的历史则始于朱元璋,可以说朱元璋是丐户户籍制度的发现者。所谓丐户,实际是指没有田产、家业的社会闲散之贱民。将此类人,编户籍,重要是确保社会安宁。

既然设立了丐户户籍,那么就要对其进行管理。那么怎么管理呢?为了管理便利,明朝各府各县,皆设立丐头。丐头就是该府或该县的丐户具体负责人,这是官府承认的。但是丐头这个职务比拟耐人寻味,因为它有管理之实,也就是有权管理本府或本县的丐户,而且官府也承认,但是却不把它纳入官府的官员系统。说白了,就是编外官职。

丐头对于官府而言,意义重大,一是管理丐户之民,省去了官府的管理人力成本,二是还确保了本地的社会安宁。三还是官府的主要眼线。

既然丐户对于明朝官府如此主要,但又不给官员编制,更不给发工资,那么谁还要去做丐头呢?这可就想错了,在明朝一地之丐头,虽没有官员编制,也没有工资,但是它的实际利益,却远比官府给的薪俸高多了去。可以说,丐头犹如一地丐帮之帮主,在乞丐心目中,位置比一县之长官还有权威。丐头之富有,比一地之富商还富有。

丐头捞钱的方法,大约有三种:

第一种是月钱。

这一种钱,对于丐头而言,就如同工资。

所谓月钱,就是一地之乞丐,每月都要如数给丐头交份子钱。

古代之年月,乞丐还是极多的,尤其是战乱、饥馑之年,所以这份钱,合计起来的数目还是十分可观的。

而且乞丐的乞讨之地,都是依据丐头来划片的,如果外地来的乞丐,没有拜丐头,就随便行乞,下面各片都有乞丐,这些乞丐都是丐头之眼线,他们会把这些情形禀告丐头,丐头就会令人驱赶,或纳入管理。

第二种是开赌场妓院。

丐头收乞丐的月钱,可富,但尚不能巨富。但是有了本钱,丐头想巨富则很容易,便是开赌场和妓院。

而丐头做这两种生意,有一个宏大的优势,便是丐头管理一地之乞丐,人多势众,除了官府,一般没人敢招惹。而丐头多半都很精明,赚钱之后,常给官府利益,所以官府也就睁只眼闭只眼。

时日一长,丐头便富得流油了。

第三种是勒索作恶。

贫穷最能见证人性,乞丐者,可谓赤贫至极,为温饱肚腹,什么都事都做得出来。因此,能做丐头者,一般都非善类。所以,为了谋财,除了正常手腕之外,他们还经常采用非正常手腕来谋财。

所谓非正常,即讹诈勒索而已,严重者,继而杀人放火,也敢为之。

比如在明朝嘉靖年间,在福建省建宁府瓯县曾经产生过一起案件,就足见丐头之厉害,也足见其恐怖。

在甄县城东有一个约正叫张善,所谓约正就是明朝时代基层组织的小头目。这个张善为人忠诚,家庭稍有余资,为人乐善好施。一次,在他管理的地界逝世了一个乞丐,产生此事,本该报官。但邻近的农人,都不想招惹这麻烦,因为官府审案,要不断拉人去县衙作证,影响农事,就建议张善私了此事,落个清净。

张善就与在侧的乞丐磋商,能不能埋了算了。乞丐不批准,张善就自作主意召集村邻拿出了一点钱,给那乞丐,乞丐便批准。就这样,逝世乞丐被安葬。

乞丐把此事抱给丐头刁自强后,刁自强便来讹诈张善。一开端,张善也不敢得罪丐头刁自强,便给了对方。可是刁自强三番五次,不断来索取,张善家资有限,经不住这么勒索,便谢绝了。谁知,却得罪了刁自强,被刁自强告到县衙。说他杀戮乞丐又偷偷埋葬,是谋财害命。  1/2  1 2 下一页 尾页